花蒂威廉

游戏宅,衬衫控,死色狼!只为心意cp写文,勿来老子文下撕,老子操你老母,就这样!

【霆峰】皇叔,你给朕站住!

我不知道网易是干嘛了?【皇叔】这篇文章我都写了好久了,今天突然把我【皇叔】的十六章给删除了!都挂快一年了,怎么今天突然就给我删了?不知道是网易的问题还是有人给举报了。我都不明白了,我的文章那么清水,这都能删?网易,你也算到头了!如果是有人举报的话,也希望,我有什么得罪你了,你说出来,咱俩好好聊聊!!

最近不知干嘛了!挺倒霉的……码文不顺,画图不行……

【霆峰】皇叔,你给朕站住!
第二十二章(AU向,年下)
还想怎样?发文字被删,发链接失效!只能截图了!你们还让我写肉肉,就这么清水都发不出还怎么肉?😂😂😂😂

真的很对不起!本来想在星期三这天休息就写【舅色】给大家一点福利的,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本来今天该我休息的,却被店长改到了星期五,今天我上了一天的班,没能及时更文,所以我改到星期五更了,对不起!
(为什么会觉得【舅色】这个名字会有很多肉肉的呢?⊙﹏⊙按照我的尿性,说不定最清水的题目才是最多肉的呢?⊙▽⊙,不过,皇叔可能真的是清水!π_π)
咳咳咳,,皇叔的形象在心中有点像小仙草,可是小仙草又太仙了π_π,也并不是很适合!等我找到更合适皇叔的图,我再修改,选用小仙草了!!霆儿的形象……看图就好!

【霆峰】休息福利!!!

星期三我休息一天耶!所以说【舅色】【琴瑟】【精怪录】和之前未写的,江叔叔&星宝宝的番外,你们任选一款,我来写可好!只能选一个,以多数人为准!!!!(皇叔除外),不可以贪心哦!O(∩_∩)O,没反应,则是那一天我可以全天休息啰!嘻嘻嘻^O^

【霆峰】皇叔,你给朕站住!

第二十一章

(AU向,年下)

        安逸尘是有急事要面圣的,所以在得知今天皇帝宣布罢朝一天,依旧是一大早就起身洗漱,身着朝服,急匆匆地就坐上马车,颠波了半时辰才进了宫准备见皇帝。

        然而,这在路上颠波了的半个时辰到了皇宫得到的竟是被告知皇上并没有在寝宫也没有在书房,今天不见朝臣。可是安逸尘有急事要报与皇帝,并不甘心就这样回去,可是这皇宫里的三宫六院不得恩准朝臣不能到处乱走,就更加不能去找找皇帝了。

       虽有不甘,又无可奈何,准备着返回府中,日后再报,可这才刚从御书房门口转身准备无功而返时,皇帝身边的李公公却突然出现拦住了就要离去的安逸尘。

       “丞相,奴才知道皇上在那里!”李公公说道。

       “嗯?”安逸尘为拦了他去路的李公公说的这翻话而疑惑,一时不明话中意思。

       见安逸尘疑惑地看着自已,李公公轻叹了口气,“丞相,奴才愿意带您去见皇上,可丞相要答应奴才一件事!”

       “李公公,你直说!”安逸尘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直接便让李公公说条件。

       “奴才希望丞相见到皇上后,能劝劝皇上。”

       “这是为何事?”

       “一时说不完,丞相还是先跟奴才走一遭,路上奴才再跟你细细讲来。”

      “好!”

      答应了李公公的条件,安逸尘跟着李公公动身去往皇帝的所处,一路上,李公公是一丁点儿没隐瞒给安逸尘讲起了昨天皇上出宫去摄政王府寻摄政王直到回宫中间发生的种种事情,李公公是想过皇帝的事不能外泄,转念又想,安丞相与皇上一同长大,在外人面前是君臣,可在私底却像是亲兄弟,而且安丞相如此忠心想来也不会背叛皇上,也是希望安丞相能够劝动皇上。

        路上,安逸尘算是对事情始末有了了解,也清楚了李公公为何要自己劝劝皇帝了,心中即时想了很多。

         不知觉间,李公公已经将安逸尘带到了一处宫院中,安逸尘发现这不是摄政王以前还是普通王爷时,每次从封地回京城时在宫中的临时住处?问他为何知道,那是因为每次王爷回来时都会邀请他进宫喝上两壶茶,下上两盘棋。所以对王爷的当时回宫的住处倒是熟得很。

       没有犹豫,安逸尘跟着李公公穿过宫殿进入后院,入了目中的,是那些种在院中的几株矮桃树被砍得只剩下树干,被砍落的枝叶零乱地堆在地上,然后又被剑气拔起在空中彻底粉碎!

        真不知?这些树木是做错了何事?

        安逸尘冷目地看着破坏着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并没有出手阻止,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人舞着剑狂乱似地发泄着。这一等,竟等了一个时辰。

        这人才慢慢地静了下来,挥舞着利剑的手才垂落下来。抬眼看向安逸尘所在之位说道,“将这些桃树全换成梨树。”

       “是。”反应过来的李公公立即明白,这是在对他吩咐。

        “下去吧,朕有话对安丞相道。”挥手让人离去。

        “奴才这就退下。”李公公自是识相,只是离开时,带着期盼的眼神抬头望了一眼安逸尘,在得到对方点头同意时才抱着希望退了去。

        陈伟霆负手而立,似漫不经心地看着四周被他破坏的环境说道,“你怎么来了?”

        “臣有要事要禀报皇上!”安逸尘行了君臣礼。

        “何事?”陈伟霆向安逸尘走来,示意对方免礼。

      安逸尘在陈伟霆的示意中挺直了腰,冷静地说道,“臣在说要事之前,想先问皇上一事。”

        “说,什么事?”

        “皇上可冷静下来?”

        “安逸尘你什么意思?”为安逸尘的话,陈伟霆皱起眉头,脸上全是不悦之意,语气也压低了几分。

        “正是这个意思!皇上现在戾气太重,并不适合现在议论事情,没有一个冷静的头脑只会冲动做事……”没有理会那带着一丝怒气的警告,安逸尘不怕死地,脱口而出便是这些大逆不道的话。

       “闭嘴!安逸尘,别以为你和朕的关系要好,朕就能容你在此胡说,信不信,朕现在就能要了你的命!”话刚落下,手中的利剑已经架上了安逸尘的脖子上,只要用上点力气,眼前的人必是再也走不出这皇宫,也不再说出那些大逆不道之话。

      然而,安逸尘像是看不见那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剑一般,直直地看着陈伟霆,眉目全是凛然正气,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是忠言逆耳,总是会有不合皇上的话,如果每个忠臣都落此下场,谁又想当个清官,好官,忠心爱国之人?”

         “你……”陈伟霆瞪大怒目,眼中血丝横生,活像是那从地狱爬上来的修罗,握剑的手用了几分力,利剑立即是陷入了安逸尘颈上的肉中几分,便已看到了血顺着剑刃滑落。

        像没有自觉般,安逸尘眼皮都不曾动过,故意惹怒陈伟霆一般接着道,“皇上身为一国之君,为私情所困,弃江山于不顾,岂对得起百姓,对得起列祖列宗!”

        “滚,统统给朕滚,现在朕不想见到你!”

         猛地放开架在安逸尘颈上的剑,将剑狠狠地丢于地上,发出“哐当”一声,紧握着拳头转过身背对着安逸尘,怒吼着让人离开,生怕镇压着的怒气让他将眼前的人杀了千万次都不能解恨。

        “臣先行告退!待皇上冷静过后,再传臣进宫议事。”

       见已达到目的,安逸尘也离开了皇宫,走到宫外时,手才摸上那脖子,触手碰到的已是结成血块的伤口,但手上皮肤的薄茧还是让伤口感到刺痛。

       后知后觉间,安逸尘才感到一阵后怕,如果不是摸清了陈伟霆的性格,更或者是别的心思无常,捉摸不透的君王,怕是给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说出那些大不敬的话,那样他就真的是死过无数次了!

       心想着,希望这激将法能起作用,安逸尘已坐上回府马车。

       闹市中人流较多,马车无法快速行驶,轮子只能慢悠悠地碾压着马路,虽慢,但也平稳。马车里,安逸尘因晚上心中有事没能好好休息,早上急得给陈伟霆汇报他查了好几日苏星宇遇刺和许尚书之事,早早便起了床赶去皇宫,如今,倒是困意来袭,坐在马车上小憩一会。

       可好事不过一会,就被一阵吵杂声惊醒,不悦地睁开眼睛,发现马车已经停了下来,未等属下汇报,伸手掀了那车帘,就钻了出去。

       架车的小厮见自家大人从马车里出来,惊恐地道,“大,大人?”

       “前面何事?”

       “小的也不知,刚走到此处,发现前面被人群堵住了,小的正准备上前打听一下,大人您就出来了。”

        听到属下也不知是发生了何事,安逸尘下了车,亲自上前去打听一下,刚走到人群外才发现,人群里有几名穿着像是富家子弟的人似是正在调戏一名青衣男子,人群中有人想要出手帮忙,又怕是得罪了那些富家子弟,日后遭到报复。

       安逸尘心知,此事怕是不得不管了,身为一朝丞相,如果都不能为民做主,那还当这官有何用?

       身后的小厮见自家丞相大人要管了这事,便自觉地给自家大人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人群中央。

        本还在人群外只得瞧见那被调戏的人着了一身青衣,现安逸尘就站在他们面前,一眼就看清楚了那青衣之人,惊讶从眼中一闪而过,开口叫了出声,“致远。”


………………………………………………………………

放毒啊!你们真的很坏啊,怎么一下子那么齐心捏,人家还想写江叔叔和星宝宝的翻外的说,结果那么齐心地想看【皇叔】星宝宝不开心伐!!

【霆峰】皇叔番外调查

话说,我一下子就写了两篇皇叔里的其他cp的番外,感觉自己快被掏空了,但是忍不住的脑洞,藏不住的手,不过凯诺那篇有水仙,似乎大家不是很喜欢,不过我喜欢就好!不过大家要不要猜一下,下篇我会写谁?
【天哪,我又来了!】

【凯诺】琴瑟

(AU向,脑洞系列二)

注:这篇依旧是皇叔番外篇,这篇文里,皇叔不过二十,霆儿十三,虽然是写苏凯文和许诺的,但是,前几章苏老师可是不出场的,而且有水仙出没,接受无能者,不许入,不接受任何恶意恶语,不喜慎入!

序章

        这京城里有条街,这条街可是出了名的烟花巷,一条街过去那都是妓院,不过妓院虽多,也就只有春满楼开得最大,人员旺盛,而且这春满楼不似其它的妓院,这里面的妓女那都得是自愿卖身的,不愿卖身就都不强求,做个伶人卖艺倒也是没问题的,因为这里的妓子也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和客人谈话也是风雅得很,所以这春满楼很是受那些个自称风雅之士,达官贵族的欢迎。

        这天,老李就像往常一样带着自家的小伙计拉了一车子的菜从春满楼的后院进入了院内的厨房,并且喜呵呵地帮着厨房的下手把这菜给卸了。

        这春满楼人多,每天都需要大量的伙食,就向老李这个菜商定了青菜鲜肉,而且那给的菜钱也是很可观的。老李一看有钱挣,那管得了那菜是卖给谁的,每天都乐呵呵地给这春满楼送菜。

        “好小子,这每天都死缠烂打地跟着老子过来送菜,可是看上这春满楼的姑娘了?”这刚搬完菜,老李就坐在了厨房门口的木椅子上,用布擦了擦汗,对着一边正寻水喝的自家小伙计说道。

       小伙计也不过十三四岁左右,饶是平时脸皮再厚,被老李这么个调侃,脸也是不知觉地红了,但还是嘴硬地说,“才,才没有!”

        “看看,这都结巴了,莫不是真看上了?”

        “我,我……”

         老李一看这娃模样就知道,这可不是真看上了么,虽说也是快到娶亲的年纪了,有个心上人什么的,是正常不过的事了,而且平时虽总是调侃这娃,可怎么说也是看着长大的不是,爹娘都是同辈的兄弟,小孩这情窦初开是好事,可是一转念,这春满楼的姑娘虽说个个都是貌美如花,但怎么说也是个妓子,娶了回家怕是不妥。

        语气心长地道,“小子,这春满楼的姑娘是长得好看,可是你娶不起啊,而且要是让你爹娘知道,那可不还得气着了,我跟你说啊,再过两年,到了婚嫁的年纪,我让媒婆给你讲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当妻子,然后生个大胖娃,可不美哉!”

        话说完,小伙子便低头沉思了起来,看得老李是一阵喜悦,以为小伙子是听进去他那话了,拍拍大腿,就拉着车带着人就要赶回家了,那时还能吃上热乎的饭菜!

        走时一心想着早些回家,那理会到小伙那带着万千爱慕的眼神看着春满楼另一处精致的房子的二楼窗户。那里有他喜欢的人,仅此一眼,便爱上了!可是那人却不是老李说的,是个姑娘,而是这家春满楼的头牌琴师,一个温文尔雅又长得特别精致的男子!

        也不像老李说的,是个妓子,不能娶,而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个可人,只能将这恋慕之情埋葬心底。

        此时,春满楼的头牌琴师刚为这花魁的新舞伴上一曲后,便借由不适回了房,推开门,房里已经有一名男子坐在书桌前默默地作着画,听到推门的声音抬头望去,看到来人后,匆匆将笔放在一边。

       笑对着迎上来人说,“许诺,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许诺没有回男子的话,径自走到了男子的前面,拿起桌上的画,“我看看你画了什么?”

        摊开画一看,这画中人不就是正在抚琴的自已么,就连抚琴时那眼神都画很如此传神,真不亏是第一画师!

        男子看许诺拿着画,啧啧地称赞,看得出是很喜欢这画,不由地心情好了几分,嘴角上扬着弧度,“你要是喜欢,这画就送予你了。”

      “你送我的画已经够多了,怎么说你也是这春满楼的第一画师,拿钱来抢着让你陆森给画像的姑娘大把的,怎的就给我这么个不给报酬的人画呢?。”许诺这么说着,却很是珍惜地将手中的画卷好生收入了衣袖中。

        “我就喜欢给你画,画一辈子都可以!”陆森笑着说,虽说是笑着,语气都是无比的认真。

        “阿森!”看着陆森那期待地眼神,许诺轻轻地叫了声陆森,他也想永远跟他在一起,当年两个无父无母的两人相互依赖,他比陆森也不过长了一岁,但他却认定了这个弟弟,他希望他能好好活着,希望他能离开这个烟花地去过自己的生活,希望能看着他娶妻生子……

       希望,一切都是希望,可是,这个希望只是个奢望的话,能找个好好照顾他的人,他的希望也能实现一半了!

       “阿森,他来找过我了!”自心里叹了气,终于轻轻说出了今天来找陆森的原因。

       “何瀚?他找你干什么?”听到许诺提到这个,眼神瞬间冷了下去!没想到他竟然找上了许诺。许诺耳根子软,希望他没有说些不该说的。

       “他想给你赎身,让我劝你跟他走!”许诺说。

       “那你呢?你想我怎么做?”陆森看着许诺问,他还是说了不该说的,可是他突然很想知道许诺的答案,他想要那个他想要的答案。

       “我,我希望你跟他离开!他能让你离开这个烟花地,能让你自由,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他,能照顾你!”许诺无法直视陆森,即使每说一句,声音就低一分,可是那都是他的真心话。

       “可是我只想和许诺哥哥在一起!”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希望破灭。压抑着的声音,带着不被察觉的最后期待。

       “如果你当我是哥哥,我希望你能听我的话,我看的出,何瀚是真心喜欢你的!”

        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个人真心的期盼,却灭掉了一盏心中细小的灯。

       “好,我听你的话,许诺哥哥。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在这里久待了!”陆森说完后就离开了房间。房间里的空气太过于压抑,他不喜欢!而且,这个房间太暗了,没灯!他要去看看外面的阳光。


………………………………………………………………

没忍住,还是写了!←_←

【霆超】舅色

(AU向,脑洞不喜慎入!)

这篇算是【皇叔】的番外篇,是讲霆超的,另一个独立的故事,在这里,伟霆还没出世,易峰也才是个小孩而已!不喜欢,千万别入!

序章(一)

        今天的项丞相府可是好生热闹,走那里都是张灯结彩的,这婢女小厮都是随着府里管家的安排一阵地忙碌着,这老管家看着这收拾妥当的院子,准备好的丰富餐点更是笑容满面,这让那些新来的下人感到很是好奇,虽说他们来的时间短了些,可是他们还是知道的,今天府中既没有哪位主子过生辰,又没婚嫁事宜,就连在宫中做了皇后的大小姐回门时都没有如此隆重。



        所以,那些下人更是觉得好奇,这不,就有个小厮忍不住好奇心,开始跟管家套起了近乎,说了一堆好听的话哄着管家开心后,终于迫不及待又似不经意地问了起来,“徐管家,你说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怎么都这么热闹啊?这大夫人,二夫人总是笑意盈盈的都平常了,连平时都是一脸严肃的老爷,都笑逐颜开,可是有什么好事?”



        “你来得晚,这你就不知了吧!今天是三少爷要回来了!老爷能不开心吗?”徐管家也是开心,倒也很大方地告诉小厮今天为何都是一片祥和热闹的原因。


        这不说还好,一说这小厮就糊涂了,三少爷?这丞相府不是只有在宫当皇后的嫡系大小姐和在朝当尚书的二少爷吗?这那来的三少爷啊?



        “我说徐管家,你可不是诓我,咱府什么时候有个三少爷了?”小厮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徐管家!


        看着小厮一脸的不相信,徐管家也没有怒,竟是一脸笑意地给小厮道起了十几年前的事来……


       这瑞欢国的项丞相从最初代开始就一直在朝为官,直到项景淞这一代竟也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丞相,十几岁时,父母为媒,娶了两房夫人,大夫人和二夫人相处和睦,与老爷也是相敬如宾,后来,大夫人生下了嫡长女名为项涟漪,一年后又生下了二少爷名为项允杰。


       大小姐由于生得貌美如花,得皇上喜爱进了宫,十八岁便做了皇后。二少爷也不负众望,高中状元,在宫中做了尚书大人。这项家那可谓是无限风光啊!


       但是,唯一不足之处,就是二夫人总是郁郁寡欢,原因是,看到大夫人儿女双全,而自己虽得老爷宠爱,却没有丝毫怀孕的动静,那能开心得了!



       虽然老爷和大夫人总是安慰二夫人,让二夫人放宽心,总能怀上的,可是那个女人不想有个孩子,这那能不急。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多,二夫人有一天突然觉得不舒服,总是想吐,可又吐不出来,难受得不行,便传了大夫,瞧上一瞧,竟瞧出了喜事,二夫人这是怀上了,传到了老爷的耳朵里,那真是可喜可贺啊!这时,宫里也传来了消息,皇后也怀上了龙子!这可是双喜临门的大喜事啊!那时,项丞相一时开心,每个下人都赏赐了不少银子!


       十月怀胎,二夫人和皇后同时临产,急得项丞相是团团转,宫里,府里是两头跑,后来,两人都是顺利生产,龙子也就比三少爷早了一个时辰出生!


        皇上得知丞相府二夫人的孩子和自己的龙儿同一天出生,二夫人又是自家皇后的二娘,龙颜大悦,给三少爷赐了名,为项允超,自己的龙儿封为太子,起名为陈霆!



       三少爷项允超是相府幺子,虽是遮出,却深得丞相喜爱,又得皇上赐名,在府中更是被各种宠溺着长大,直到八岁那年,丞相的一位旧友,来看望丞相。


       丞相盛情招待了那位旧友,还留人下来住上了几天,可是那位旧友是位商人,各地跑商,那能住上很久,不过几日,就匆匆离去了!


        这离去就离去了吧!也不好多留。谁知道,这一走竟将丞相深爱的三少爷给拐跑了!还留书一封,道是说,三少爷有经商的头脑,是不可多得的商业奇才,不能浪费此等人才,我就好心将三少爷带走培养了。


        看到书信那刻,丞相那是恨得牙痒痒的,后悔当时将人留下,这才有机会让人将自家儿子给拐了,而且自家世代为官,那能让自己儿子跑商当个贾商啊!可是他也自知,自己那故友,要不是自己出现,他定是找不着那人的踪迹,只好一边派人去找,一边等着他能自觉将人送回来了。


      可是,这一找一等就是两年多,当儿子再回来时,竟对丞相说,“爹爹,我要跟那位叔叔学习经商。”


       丞相看到三少爷回来了,还说要跟友人学习经商,那哪能同意呀?各地的跑商,又累又辛苦,自己心疼啊!就劝起了儿子,又让大夫人二夫人,连自己做皇后的女儿都请来劝说了,可是丝毫没用,丞相急了,竟将三少爷关了起来,等三少爷何时打消那个念头,什么时候就放出来,结果,没几日,去给三少爷送饭的下人来报,说三少爷逃了出去!



        丞相那时被气得,都懒得去管了,也没让人去将公子追回。自那后,少爷每逢年过节,都会寄些书信回来,大夫人和二夫人把信给丞相,丞相都故作生气不肯看,可当二夫人将信内容给念了出来,丞相又装作不在意地,靠近些听了起来,问到信中,儿子提到自己时,更是装不住地笑了起来!后来那几年,就如旧友所说那样,儿子是个经商的奇才,自己竟经营出了一支商队,而且,还经营得很大!随便在大街上问个人,有谁不知三少爷经营的天宇商队,是全国乃至其他各国最盛大的商队。



       可是这不,一走就是十几年,这些天三少爷来了书信说,要回府,这当爹当娘的,那能不高兴!


        徐管家说到这里,用手顺了顺自已那花白的胡子,一脸的笑意。


       “这么说,三少爷是要回来了?”小厮问道。


        “可不是!”


        “那小的赶紧去准备准备!!”


        “那还不快去!”



        “是!”



        小厮说完,一个溜烟就跑了出去!他还真的很好奇那位三少爷长什么样!





………………………………………………………………


注:因为上次问有那位小伙伴想看【皇叔】其他CP的番外篇,结果有一位小伙伴回了我,说想看霆超的,那我就满足你了!不过有可能又是个坑哦!


【霆峰】皇叔,你给朕站住!

突然很想写许诺和苏凯文的番外耶!〒_〒(不记得剧情,可看十四章许诺出场专篇)
话说……T^T皇叔里那么多cp,你们有想看那个cp的番外吗?(小霸王的除外(^_^))
但是,好像每个番外都能写长篇,(因为文风太磨人了,没几个人喜欢吧!)估计,又是挖坑←_←,算了,我就是没事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