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威廉

我只看花……十里桃花落红,一片梨花成白,百里蔷薇飘香,千里彼岸不相见

【霆超】媳妇去谈生意了,但是对方是群疯子怎么办?(中)

         这是【舅色】的番外,AU向,一个放飞自我的现代文番外。别看画风严肃,完全没有虐点,全程放飞自我的故事。

(中)

          飞机上,项允超拿着手中的资料有些哑然失笑,这份对冷氏调查的资料也太过于详细了吧?上次竞拍的那块地出了些意外被冷氏拍去了,后来因为冷氏对项氏放出了合作的意向,为了安全起见他让徐俊去调查了一下,结果,这调查出来的资料是不是过于祥细了?除了合作意向有多大这点没有他想要的,冷氏的家底倒是被翻出了一大半,就跟故意让人知道的一样……

         一个诺大的冷氏,在A市翻风作雨的冷氏集团对于自己家世的保密估计不比他做得少,或者更加密不透风,可他手上这个怎么看都像是个陷阱,谁能告诉他……这资料上写的,冷红妆,冷氏总裁,曾有一个未婚夫,死于车祸,后嫁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子……【以下省略1万字】

         “……”

         项允超抚额无奈地想,估计就他手中这份了,就这么想把他引过去?他又不想错过这次土地的合作,他可不是遇事就退缩的人,那就会会这个冷氏吧!如果没记错的话,陈霆好像也跟这个冷氏合作过。

        刚下飞机,项允超便看到几个西装打扮的男人站在了接机处,见到他走出来,一名西装打扮的老者便向他走了过来,不出项允超所料,这人都安排好,就等着他上勾了。

         老者看见项允超同样向自己走来,心想该是大小姐要他接的人了,不过出于考虑还是问道,“您好!请问您可是项允超项先生?”

          “我是!”

          “项先生您好!我是冷氏的管家,我家大小姐让我来接项先生走一趟,车已经备好,项先生这边请。”

         “嗯!麻烦了。”项允超礼貌地回应,心想,这趟非得被人牵着走了,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可是不这样,能不能顺利找到这个冷总裁,可就不好说了。

         跟着自称是冷氏管家的老者坐上了准备好的车,从机场经过二十多分钟路程,一路顺畅无阻地来到一处豪华的庄园前,车子没有拦阻地顺利进入庄园内,站在两旁的仆人见到车停下快速地走到车前,将车门打开,项允超下了车,抬头打量这座庄园,倒是很正常的豪宅风格,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用来掩人耳目,倒是挺不错的。毕竟没人觉得一个正常的有钱人能有什么不良举动?只是,项允超还是无法猜测这冷总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项先生,这边请!”老管家走在前头,尽责地给项允超带路。

         项允超犹豫了一会,也只能跟着老管家的步伐而行,进入这幢别墅的内部,穿过漫长的走廊,来到别墅最里面的会客室,等待着老管家敲响会客室的大门。里面传出一道男声,“请进”!

         “项先生,我就不方便进去了,还请您自己进去吧!”老管家恭恭敬敬地说完后,留下项允超一人,便离开了。

         被独自留下的项允超,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来都来了,还能转身离开吗?

         项允超手握上门把手,转开大门,慢步走了进去,都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情况,一个黑影便飞奔了过来,一下子把他给抱住。

         本能地想将身上的人给拔开,就发现身上的人已经被另一个给提走了……没了人影的视线变得开阔,眼前的沙发上坐着一名带眼镜的男人和一名满头金发的男人,还有现在站在自己面前,手上还提着一名女孩的人。只有那个带眼镜的男人,他认识,拍卖会他就是代表冷氏出场的冷氏大公子冷奕,至于冷氏的总裁为什么不是他,项允超没兴趣。

         眼前的男人没有任何表情地单手搂住女孩,将女孩带回沙发上坐着,女孩一边反抗一边喊道,“林风,你放开我,我要抱帅哥,啊啊啊啊,陈霆藏着的掖着的人,真的好看!”

         然而,林风就跟没听到似地,将人搂在怀里,坐回了沙发上。

         自然,对于这个小意外,项允超没兴趣了解,正想开口介绍一下,冷奕站起来先开了口。

         “项总裁,抱歉,抱歉,让你见笑了。别客气。过来这边坐!”冷奕整理了下有些皱起的西装,伸出手,做一个握手的姿势。

         “无事!”项允超走了过去,和冷奕握了下手,“项允超,想来冷大公子已经认识我了,我就不介绍自已了。”

         “当然认识,项总裁就不要叫我冷大公子,叫我冷奕就好。”

          “好,那冷奕也叫我允超便可。”

          “好啊,那就叫允超,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冷奕笑着说眼镜的微光一直闪动,“这位叫成双,是冷氏在迪拜分公司的负责人。”

          “这两位,一个是林风,一个沙琳,沙琳刚才让你见笑了,他们是A市总公司的总经理和副经理。”

         经由冷奕的介绍,成双和林风都从沙发上站起来和项允超各自商业化的握手。

          几人互相商业化地吹嘘了几句,都坐了下来,项允超想起,今天他过来,可不是来游玩的,便直奔主题,“冷奕,我过来也不是为了游玩的,是为了那个项目的合作才过来。不知道你们总裁在那里?我们什么时可以谈一下这个项目的合作?”

         “哦,这个当然不是闹着玩儿才把允超你请过来的,我们是很有诚意要和贵公司合作的,不过,长途飞行,允超不妨先休息一会,冷总裁估计得晚上才能和你谈项目的事了。”

         “这,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的?”项允超皱了下眉。

           “是啊,是啊,超超,你休息一下嘛,一会有好戏看哦!。”沙琳盯着项允超的眼晴都快出花了,如果没有那块木头一直搂住她的腰,她还是会扑上去,眼前的小哥哥真的好好看啊,像个王子一样!难怪陈霆不敢公布于众啊!到时,情敌就多了……

         “好戏?”被沙琳说得一头雾水,也不在乎沙琳那自来熟的称呼,项允超疑惑地问道。

           “对啊,好戏!BOSS要和宸哥赛车,绝对精彩,来啊,来啊,大家快下注,快啊!我先下了,十万,我就赌BOSS赢,你们速度一点!!!”沙琳兴奋地喊道。

          “好,好,好,”成双无奈地说,“我下,我下,十万,宸哥赢!还有,沙琳,你这个赌徒,迟早要输得一干二净!”

         “成双你闭嘴!”沙琳气呼呼地吼道,“你才会输!哼!”

           “老大,超超快下注!”

           “我也要下吗?”项允超无奈地问道,虽然十万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可是,这让一个才认识的人下注赌钱,恐怕除了眼前这个女孩也没人能做到,求救地看了眼冷奕,只见冷奕也很无奈地,回看了他一眼,也下了注!

         “那我下十万,双赢吧!”允超想着,这个项目应该是双赢才行!吃亏的生意他可不做。

          只是,他说了双赢时,冷奕笑着看了他一眼,眼镜的微光似旧是闪动着的,估计,这个冷奕是听出他话中的意思的。

         “好了,你们就等着输给我吧!”沙琳一幅胸有成竹地说道,“开场了,快看。”

         顺着沙琳的视线,项允超才发现这面落地窗外是一个私人赛车场。

         起点处,一红一白的赛车在指挥者的旗落之际,同时冲了出去……

          环山而建的赛车场,还有现场从直升飞机上拍回来的视频,从会客厅的大银幕上播放。项允超虽然看过不少赛车,但是像今天这场,项允超想来估计是永生难忘。

          沙琳口中的BOSS应该就是冷氏的总裁,至于宸哥,那就是冷氏总裁现任丈夫,可是他眼前的这夫妻间的比赛,太过于剧烈了,这那像是夫妻,为了胜利,看这互不相让的架势……这分明就是仇人啊!

         就快到终点了,项允超莫名地有些紧张……他突然地很想知道结果。直到,他目不转晴地看着一红一白同时过线,还有沙琳的一声惨叫……“为什么会这样!!!”

          “呵,呵!”项允超觉得突然有些想笑,而他也真的轻笑出了声,“还请麻烦几位的好意了,钱的话,就打到我的账户里了!”

          “噢,我的天啊!超超,你这笑起来像天使一般美,可是,你说的话像恶魔。”沙琳有些欲哭无泪了……不,她真的哭不出来了……

           成双看着沙琳一脸的要哭模样,更是得意插了一把刀,完全不在乎自己也输了,“沙琳,愿赌服输啊!”看着沙琳吃鳖的模样,他就更开心了!

………………………………………………………………………………………………

(哦,难为还有人记得(舅色),虽然只写了两章,😂😂😂,嗯,舅色是BE文,没错,BE文了,想了一千种结局,最终BE了,好,完结……撒花,撒花!!)

红尘万里?还是三分一亩地的清闲

         十年了,尤记得当年曲云三和陈放相遇时,都还是赴京赶考时的志向天高的秀才举人,入了同一间客栈,偶遇,发现都是同路之人,约定相伴而行,彼此相互熟悉,发现志气相同,不谋而合,互称兄弟。同入朝廷为事!不过两年之间,看尽这世间官场之事,终是有这一日,曲云三对着陈放笑道“心境变了,竟贪起山野林间,桃源之世,三分一亩地的清闲!”

         陈放看着眼前的人由笑意转变的严肃,他说“我是来和你道别的!”

         陈放没有挽留,没有说保重,他知道这人,志向虽高,却也随意,他一直觉得这人,就该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在这方官场间,着实与之不合!有万分不舍,却不做挽留,面目带笑,目送这人远离的身影!

         后来,后来呢!他们笑着定了个十年之约,不着分寸认真,因不知这是否还有见面之时,就这样玩笑般地许诺,十年后,在他们相遇的时间地点,再来相聚,笑谈十年之境。

        曲云三走了,去向不明,当年为了能和曲同朝为官的陈放选择了自己的意向,弃文从武,征战沙场……

         十年了……坐在当年相遇的客栈大堂里,曲云三带着笑意地望着门口,日升之时便等在这处,笑意未改,逐渐无奈,日落西山了,这人怕是忘了……也罢,当年走时也有听到那人弃文从武,杀伐沙场,就再无消息,想来还不知是死是活……

         起身拿了些银两给了掌柜,道了几声谢谢,走出门口,准备坐上那等了他良久的车马,刚要一头钻进这车内,不远外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略带怒气……“你个路痴,就不能正确找到一次我们相遇的客栈吗?这里是南街杏林春客栈,我们相遇的杏林春客栈在北街……”陈放气结,他在那北街等了这个人一天,这人都傻乎乎地在错误的地方等了他一天……这个路痴!

         没有回头,曲云三背对那人,嘴角轻起笑意,啊!没死呢?又是我迷了路!

(作者有话说:“素材来自我的一个朋友,我只是得到同意略加修改。虽然真实情况是,真的是两哥们,也因为已经修改过的事情,半分真半分假的样子,没办法,我都脑补了一部耽美大戏了……”)

【霆峰】我就叨叨【皇叔】和【舅色】

         突然想给叨叨一下【皇叔】和【舅色】这两篇文,关于皇叔这篇文里,会出现的瑞欢国和埋了伏笔的苏齐国,还有在舅色里出现在皇叔里还没有出现的南燕国。这三国之前的恩怨情仇都是推动霆儿和皇叔之前的牵绊。
         舅色里,会出现除了林氏和允超经营的项氏合并的商团外,还会出现棋逢对手的冷氏和欧氏,以允超的性格,这另外两个商团能成为合作关系,就绝对不要做对手的。不过冷氏和欧氏有些过节,在【番外:媳妇去谈生意,对方是一群疯子】中有提到一丢丢是因为欧氏的曲老三才闹翻的。【这里不能明说是因为什么闹翻的,会剧透后面的剧本⊙▽⊙】。在舅色里,因为陈霆和允超之间的事,会形成三国之间的恩怨,然后没解决掉留给了皇叔和霆儿就对了【对不起霆儿了!】
项氏当家:项允超
冷氏当家:冷红妆及丈夫古御宸
欧氏当家:明面上是曲老三,其实是竹老四

【霆超】媳妇去谈生意了,但是对方是群疯子怎么办?【上】

这是【舅色】的番外,AU向,一个放飞自我的现代文番外。别看画风严肃,完全没有虐点,全程放飞自我的故事。

        “所以说,你就这样轻易地让阿超一个人去了迪拜?”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冷冷地说出这句话!没有任何表情,无法猜测他的想法。手指在桌面上轻点,压迫感十足。

        徐俊能感觉得到,前面的男人很生气!可能在下一秒钟就会暴发!他已经在估算着如果男人打过来,自己会受多大的伤,是脸部先受伤?还是腹部?毕竟眼前的男人是自己老板的爱人,他是不可能还手的,而且也打不过啊!他得合算一下这样算不算工伤,能不能多要几天假?

        即便小算盘在心里打的啪啪响,可是作为一个合格的秘书,表面上的工夫还是得做足了,对,得面带微笑。

        “陈先生,你不必担忧。小老板不过是去迪拜找冷氏企业的总裁谈下生意,而且也有通知过对方,对方表示很愿意合作,一再承诺不会让小老板出事,我查过对方是个实话实做的人,所以,小老板很安全!陈先生完全可以放心。”

         “冷氏?”陈霆疑惑地自语,心想,哪个冷氏企业那么吸引允超亲自跑一趟?而且还是只身过去,难道……脑中灵光一闪,“徐俊,阿超要去找的不会是A市的那个冷氏吧?”

         看到陈霆突然变得急燥不安的模样,徐俊有些不解,难道那个冷氏有什么问题?这个不应该啊!他可是按照自己小老板的意思调查过了,这家A市最大的上市公司完全是个非常好的合作公司。可是没有问题的话,怎么能让一个曾经的黑帮老大如此急燥?

          “是的,就是A市那家。”徐俊说。

         听完徐俊肯定的答案,陈霆变得暴躁,手猛地抓了下自己的头发,爆了句粗口:“靠,操他妈的!”

          “徐俊,去给我订张今天飞迪拜的机票,要最快的那个时间的。”陈霆想先冷静下来,可是他做不到,他得快些赶到迪拜,不能让阿超一个人去见那群疯子。

          “呃,呃……好!”徐俊惊讶地看着眼前开始捉狂的男人,一时不知所措,只能依他的吩咐去做事。

         此时,迪拜一家别墅后的一个私人赛车场正准备举行一场赛车。

          别墅二楼的客厅透过诺大的落地窗可以完全的看到这个靠山而建的赛车场,二楼的沙发上坐着四人,正期待地看着这场车赛的开始。

         “所以说,这是一场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赛车了!这种时刻,不做点什么好像对不起自己了。”一个穿着公主裙长着娃娃脸的女孩说道,说完像没有骨头似地缠在一个男人身上,男人没有表示厌恶,反而很是宠溺地看着女孩。

         “然后呢?你想怎样?”染着金发带着痞子气的男人双手打开搭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将身体靠着沙发,一脸的舒适。

         “要不,咱们再来赌一场呗?”女孩兴奋地从她缠着的男人身上起来,看着金发男人和另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成双,老大,你们说好不好?”

         “赌,是没问题了!不过沙琳,你家林风还有钱吗?上次的赌,你们可是输得好惨!”成双调侃着,嘴角轻笑。

         他可还是记得那次他可是赢了不少呢?

          “别给我提那次!都是冷暮那小子没出息,竟然真的跟一男人跑了。亏姐姐我还重金压他俩没戏呢。”女孩一脸的气急败坏,看起来深受打击模样。

          “行了,沙琳你就消停一会吧!今天可是有贵客来的!”带眼镜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手指习惯地用食指指腹顶下镜架。

         “嘻嘻嘻,老大,你说我这不是有些小兴奋吗?BOSS和宸哥赛车,想想都刺激。不过,你说的贵客,是不是就是陈霆一直藏着掖着生怕给别人抢了的那个小情人啊?”好奇宝宝似地看着带眼镜的男人,然而男人却并没有回答沙琳的问题。

         不过,这个在沙琳的眼里算是默认了,咪着眼睛一脸的坏笑,“还真是啊!看他那个宝贝的模样。好歹咱们也算是合作关系啊,这么小气,连个面都不给见着,资源也给封得死死的。这次听说是来和BOSS谈合作的,嘻嘻嘻,我一定好好瞧瞧他的小情人长什么样。”

          “你就把那一肚子的坏水收起来吧。这人你最好就不要招惹上了,别说他作为和我们有着同等竞争能力的集团总裁,再加上护犊子黑白通吃的陈霆,你最好收敛一下。”眼镜男人警告着。

          今天不过是谈下生意,别给这丫头给搅和了。这可是有先例的,欧氏集团的曲老三就是个教训,要不是BOSS牺牲些生意,欧氏别外四个护犊子的怎么可能罢休。

          “行了,沙琳。老大都发话了,你也就忍忍吧。要不,你要玩的话,找你家林风木头怎么样?”成双抓了把金发,眉头抬了下,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沙琳身边真的跟木头一样一声不吭只知道盯着沙琳看的男人。

         他都快被肉麻到出一身鸡皮疙瘩了。成双正想搓掉手臂上的疙瘩,会客厅的大门口被敲响了,只见老大动口,说了句“请进”。成双和沙琳默契地对视了眼,人来了。

………………………………………………………………………………………………

未完待续……

对不起😂😂😂😂我就是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恶搞了一波!才发现,都是美人啊!!!😂😂😂😂😂【大晚上的不睡觉,你想怎样?π_π】

【霆超】舅色

【AU向,脑洞慎入】序章点头像!

正文:第一章

        几辆马车带着货物在三天内的快速赶路中终于抵达瑞欢国境内,正准备穿过境内的一片树林进入京城。几辆马车拉着沉重的货物碾压过带着树枝的林间小路发出吱嘎的声响,前面是坐着人的车厢马车在车夫的驱动中带着路,后面是拉着货物的平板马车,两侧是骑着马护着货物的护卫。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入树林,然而却没有走官道,反而很熟练地抄了条能通马车的小道行了进去,行了一段路后,才惊觉那里不对劲,带着一顶草帽手里拿着车鞭赶前面拉车的马的车夫突然放慢了车速,眼神看着前方似是看不到尽头的树林说道,“少爷,你有没有觉得那里不劲?”

         话说完后,过了一会,马车里才发出一道捎带慵懒的声音,“嗯,少了些鸟叫声,过于安静!”

         被这么一提醒,只要是进过林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看来这个树林里在他们之前就有人!而且是很多人,至于是什么人那就不得而知了……希望不是强盗才好!车夫心里想。

         在心里祈祷着这事,手中也想快挥鞭赶路快些离开这可能下一秒就变成事非之地时,马车里的人却不合事宜地猛打了两个喷嚏,瞬间把车夫的注意力转到了车厢内。停了挥鞭的动作,扭头隔车帘担心地问道。

        “少爷,这几天赶路都没能休息,前天又下了场雨可是着了风寒?”

        “我自己的身体我有数。我还没那么虚弱,估计是我们偷跑出来阿文阿武没瞒住,让老爷子发觉了,正在骂我兔崽子呢!”车里的人凉凉地说,“他也没办法了,我都出来三天了,想追回去是不可能的事的。不过,一会进了帝都,帝都里林家产品的所有分行都应该知道我来了帝都,说不定都在打点着怎么迎接我呢!”知父莫若子,那个狐狸老爹就是保护过度。他项允超又不是小孩子!

         听项允超这么说,心里虽然知道自家老爷确实会做得出来,不过还是有些许同情自家老爷,车夫不禁给说了情,“其实,少爷……老爷这也是担心你,不是?”

         “你就别给他说情了,他什么都明白,我也什么都明白,我就是觉得他太过于迷信,我不过回一趟瑞欢给亲老头拜个寿?能出什么事?竟然这事都要跑去算个卦?再说了,那街口的那个李铁算也不知道是不是个神棍?”竟然敢说我回个家还凶多吉少?肯定是个神棍!

         “呃!”这……确是超出他的预料,他还真没想到老爷会这样做!车夫突然想笑了……好吧!原谅他没忍住!!!

         “好了,别笑了,快赶车!!”车内的项允超翻了个白眼,可惜车外的人看不到。看到了估计又是一阵惊吓……毕竟一向注重形象的少爷什么时候对外做这种有失仪态的事?

         “好,好,好,我这就赶车,我的少爷!”车夫笑着连说了三个好,扬起马鞭就准备赶车!

         马鞭都还没打到马上,马匹就被突然从树林中冲出来的几十个人惊吓到长啸起来,马蹄不断蹬着地,头摇晃着缰绳试图摆脱束缚,使得车夫花了不少力气才将马匹制。

         定眼一看,才发现,真的像他想的那样,遇到劫匪了,可是,看着这些人的衣着和武器,又不像是拦路打劫的,更像做完农活的农夫!你看看?那家的劫匪抢劫扛了个锄头的?

          “出了什么事?”  车内的人问道。

           这么大的动静,就算坐在车内也还是能知道些什么的,车夫也没想瞒什么,老实说道:“少爷,遇到劫匪了!但是看着更像是一群农夫。”

        “哦~是吗?”项允超边说边动手撩起车帘,一眼便看到那一群像农夫的劫匪。

           然而,劫匪这边看着自己都这样气势汹涌地跑出来,除了吓到那个带头的马匹之外,这个车队里的人似乎都不怕他们?领头的汉子看到这情况,不禁转头迷茫地看着自己身边另一个长得瘦瘦弱弱像书生的男子。

              男子低声说道,连声音都是斯斯文文的,“快说那个劫匪每次打劫都会说的词。”

           “哦!”被这一提醒,汉子像醍醐灌顶似的,结结巴巴地对着项允超的车队喊道:“此……此路……是我开,要跟……要跟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话这才刚喊完,就见着前头马车,撩开车帘走出来的项允超,站在最前面看得也比较清楚的几个劫匪包括喊话的汉子都倒吸一口气,这人也长得太好看了,他们都是没念过书的糙汉子,没办法形容,只能说,这人比自家婆娘好看了不知道几百倍去了。

        项允超这才看了一眼便明白了,这群人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劫匪,他跑商无数,真的劫匪都是满身戾气,劫财害命的狂徒,那里像这傻乎乎的。

        “弟兄,我看你们似乎并不是劫匪,为什么要学人家劫匪出来打劫?”项允超冲着拦在前面的一群人喊道。

        “老实回答,我一眼可是看穿了的,瞒不住我的!你说说有什么苦衷,看看我能不能帮帮你?”项允超看前头的汉子动了动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快速地又补上这么一句,那个表情用的那叫一个真诚。连旁边的车夫都快看不下去了。

        然而领头打劫的汉子听项允超这么说,又看到他真诚的目光,眼眶是突然一热,心里暖洋洋的,觉得这是遇到懂他们的人了,你说,这要不是有苦衷,谁愿意做个拦路打劫的人啊?就算说出来,前面的人帮不到什么忙,他也想给人说说这委屈啊!

         “兄弟,你是有所不知啊!你看,我们就是个老老实实种地的农民,这些两年收成都不怎么好,交了税收,这也是勉强养活一家老小,可是不知为何,就在几个月前,那官府突然说朝廷要增加税收,一下子把这粮都给搜刮了,你说,这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下去?眼看一家老小就要饿死了,就想出了这个拦路想劫些富商的钱,也没想着害人性命的事。”汉子说这些时,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话也是说到其它人的心里去了,有些人偷偷抺起了眼泪。

        看到一群汉子眼泪纵横,项允超觉得这事不简单,看来是有人在天子眼下搞事情,不过得等他进了帝都找到自家亲爹才能解决这事,眼下是尽快赶路不能耽搁了,只好对着众人说道:“你们说也只是想要些钱财,并不想要害人?”

         众人齐齐点了点头。

        “我看这样吧,我这里有些钱财,给你们一人一些保你们几月生计,你让我过路进京然后帮你们寻个解决方法可好?”

          本来听到项允超要给他们钱财时,已经觉得这个是个大好人了,后又听说要进京帮他们解决问题,简直就是把项允超当成他们的大贵人了,二话不说就给让了一条通车的路。

            看到这路能通车了,项允超对着车夫说道,“徐俊,这就麻烦你留下来给他们发些银两了。”

             “什么?为什么是我留下来?”徐俊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少爷,他这就被卖了?

          “别这一幅表情,我是相信你才让你留下来的,我让雷来赶车,会给你留一匹马的,记得赶上来?”话音刚落,就把人给赶下了马车,正如他所说,旁边骑着马的雷下了马坐在了马车前,给徐俊留了匹马,众人就开始带着商品接着赶路了。

        被留下来的徐俊看着渐行渐远的车队,心中腹诽,真不知道大少爷为什么会觉得小少爷这只跟老爷如出一辙的狐狸那里天真可爱了?


………………………………………………………………………………………………

我都想弃坑了说,为什么又更新了?😂😂😂😂

小剧场:
林家大少爷此时正在赶路的途中……
林家老爷猛地打了个喷嚏,嘴中碎碎念着,他送出去的信差有没有比他家狐狸儿子早些到瑞欢帝都给分行的人打点。
街口的李铁算也是猛的打了个喷嚏,心想,这天怎么说变冷就变冷……

谢谢你们!!这个感觉就是我……只要有一个赞,一条评论,我都很开心!

蜥蜴等等:

谢谢你们!比心❤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霆超】舅色

【AU向,脑洞慎入】

序章(二)

         南燕国第一商业首富林府,两名奴才正忐忑不安地跪在林府大厅中,面对着坐在主位上的林府家主林清,他们的老爷。

         林清精明的脸上带着怒意,锐利的目光直瞪着跪在地上的两人,抬手猛地拍在茶桌上,发出惊人的声音。

         在看到地上两人受惊吓不断缩着肩膀的样子后才用带着怒火的声音问道,“阿文阿武你们说,允超到底去那里了?”

         跪在地上的阿文阿武虽然害怕,却有些犹豫不决,两人不断对视着对方,不知是说?还是不说?说了,那就对不起允超少爷对他们的信任,可是不说,他们现在就要被老爷的怒火给烧死了,不过允超少爷对他们那么好,还是不说了吧……

         林清看两人犹豫不定的样子,心生一计,取代先前怒火冲冲的模样,突然笑意盈盈地说道,“你们看,允超都走了,把你们留在这,我要是处罚你们,允超可是救不了你们的!反正允超又不在,你们透露个信息,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最多也就当是我给调查到的不是?再说了,我又不会拿允超怎么办对吧?只是想知道他去哪里了?你们也要体谅一下作为父亲的心情。”说着着说,突然悲伤了起来,让人心疼一个作为父亲对儿子的关心,林清在心里都佩服起自己的演技了!

         地上的两人被林清声情并茂的话给打动了不少,突然觉得自家老爷说的也有理,虽然允超少爷不是老爷亲生的,可这十几年来,这疼爱可不少,就连大少爷都没那待遇呢。

          两人面面相觑,异曲同工先是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允超少爷别怪奴才,允超少爷别怪奴才后。最后决定,还是说出来。阿文首先说道,“老爷,其实允超少爷去了瑞欢国。”

          “什么?不是说去那里都行吗?就是不能去瑞欢,怎么就把我的话给当耳边风了?”听到允超是去了瑞欢国,本来还镇定自若的林清激动了。

         看到突然激动的林清,阿文阿武不明所以,允超少爷的亲爹可是瑞欢的丞相,为什么允超少爷不能去瑞欢?


         两人很好奇,经不住心中的好奇心,阿武问道:“老爷,允超少爷是回去给项老爷祝寿的,为什么老爷要阻止?”

         “你们不知道,前些天允超就说要回瑞欢,那时我就很乐意,不过我行商出门都得到街口李铁算那里算上一卦吉凶,所以我也照例去给允超也算一卦,结果,那李铁算说,近两年允超要是去瑞欢,会有一劫,凶多吉少!”林清说完后叹了口气。

          “这……”听完林清的话,阿文阿武总算是明白自家老爷为什么生气了,但又为了老爷那自悲自叹的模样又好像有点过了,阿文安慰着说:“老爷,你也别那么悲观,算命这事也不是说百算百中的,也有算漏的不是?再说了,允超少爷的亲爹可是当朝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能有几个人敢动少爷,而且还有咱们林府当后台,只有咱允超少爷狂妄的时候,那能有别人欺负。”

         “老爷,阿文说得在理,您就别太担心了。”阿武附和道。


          “你小子倒是会说话,怪不得允超会让你们留在家应付我,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你们犯上的罪我就不追究了。”林清对阿文的话很是受用,口气也变得祥和了。眼里嘴角带着笑意,手不断地摸着下巴的一小撮胡子。

         看到自家老爷变得和颜悦色,好说话了。阿文阿武纷纷松了口气,总算过了这关!!


          然才刚放松了下,就看到自家老爷凝固的笑容,眨眼间,眼头紧皱,一脸严肃的看向他们。阿文阿武心底暗叫不好,也挺直了腰杆,准备来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听林清问道。


         “那我问你,允超走时可带够了货运?项老头生辰,这礼物可不能丢咱林府的名声!”

          “老爷放心!允超少爷带的可是一等一的好货。绝对不会丢了老爷的脸的。”阿文回道。


         “路途遥远,吉凶未知,允超可带够了侍卫?可千万不要出事!”


           还以为自家老爷会问什么难为他们的话?谁知……阿文阿武心里不免好笑,也不想想少爷那狐狸的性格是继承了那个老狐狸的,那有谁能在少爷那讨着好处?连老爷您都没能讨上半点好处呢!


           不过这话,打死他们都不敢说出来,只得老老实实交待,“老爷,少爷可是把风和雷给带走了,而且侍从也带了十来个,项老爷那里也送了书信,想来项老爷一定会排人出来接应,绝对没问题的!”

         “算那小子有自知自明,没独自一人带着货物走了!”听到允超此行没半点危险,林清心也放了下来,接着问道。


          “大少爷去邻镇给人看病,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

         “老爷,允超少爷三天前刚走,第二天大少爷就看病回来,知道允超少爷走后,也跟着……嗯……嗯……”阿文话还没说完就被阿武一把捂住了嘴,只能发出单字的声音,不解地回了个头,看到阿武的苦笑,又看了看自家老爷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总算是明白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阿文将手捂住额头,心想,大少爷对不起,阿文不是故意的,你保重!!


         “这两只兔崽子!”林清气得手都颤抖了,咬牙切齿地说。

【皇叔,你给朕站住!】第十六章因被网易删除,只能重发!

【霆峰】皇叔,你给朕站住!

我不知道网易是干嘛了?【皇叔】这篇文章我都写了好久了,今天突然把我【皇叔】的十六章给删除了!都挂快一年了,怎么今天突然就给我删了?不知道是网易的问题还是有人给举报了。我都不明白了,我的文章那么清水,这都能删?网易,你也算到头了!如果是有人举报的话,也希望,我有什么得罪你了,你说出来,咱俩好好聊聊!!